瓦伦西亚目前在《转会市场》网站的估算身价仅

2018-07-14 作者:admin   |   浏览(154)

  在本届世界杯上,已经有一些球员展现出了相当让人惊喜的实力,而他们也成为了各大豪门俱乐部重点关注的对象。最典型的就是墨西哥门将奥乔亚,他在与巴西一战中多次扑出必进之球,让内马尔的进攻无功而返,震惊世界足坛。现年29岁的奥乔亚此前效力法甲的阿雅克肖,本赛季结束后他与球队的合同到期,目前是自由身。据说AC米兰马德里竞技等俱乐部对他有意。世界杯之前,奥乔亚的身价为800万欧元,虽然还算不出他现在的身价是多少,但绝对是翻番还不止。

  看下世界杯的射手榜,会意外发现来自厄瓜多尔的瓦伦西亚以三粒进球占据榜首之位,和范佩西、罗本、穆勒和本泽马这样的巨星并列。瓦伦西亚目前在《转会市场》网站的估算身价仅160万欧元,但作为一个能够在世界杯上包办球队所有进球的小人物,瓦伦西瓦的身价不涨是说不过去的,问题只在于涨多少而已。

  除了奥乔亚、瓦伦西亚之外,本届世界杯最大“黑马”哥斯达黎加队中的各位小哥肯定也引起了不少俱乐部的关注。队中目前身价最高的是坎贝尔,但也才不足100万欧元。

  万物都有两面性,世界杯对于球员身价的影响也并不都是正面的,有升值的就有贬值的。根据《转会市场》网站的评估,前锋是大赛后最可能遭遇市值下滑的球员。比如2008年欧洲杯前,德国前锋戈麦斯一度估值4000万欧元以上,在欧洲杯错失多个门前机会后,他的身价大跌至2500万欧元。南非世界杯,一球未进的鲁尼身价出现了比较大的滑坡,从之前的5300万欧元变成了4000万欧元。

  虽然世界杯打到现在,小组赛都还没结束,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提前回家的西班牙和英格兰球员,必然会面对身价受损的窘境。有统计机构估算,西班牙国家队的价值将会至少缩水20%,国家队队员的身价也将会有15%以上的缩水。在小组赛中表现糟糕的皮克等大牌球员,可能会成为最大的输家。而据IMG等经纪公司统计,西班牙队队员平均每人或将承受不低于1100万欧元的代言损失,再加上因世界杯出局所承受的奖金损失,国家队的每位球员将会比上届至少减少2000万欧元的收入。

  其实除了球员之外,这些球队所在的国家经济也会遭遇损失。根据预测,西班牙因为国家队提前被淘汰所遭受到的经济损失将会不低于10亿欧元,其中受损最严重的将是西班牙的酒吧和苹果酒屋。

  巴西,5.087亿美元;西班牙,5.0404亿美元;德国,4.655亿美元;阿根廷,4.752亿美元……这些价码说的就是巴西世界杯赛场的球队总身价(1美元约合6.14元人民币)。世界杯四年一度,谁是风云霸主?谁是铩羽英雄?每每让球迷吵得不可开交,真实结果却往往“犹抱琵琶半遮面”。不过,比较哪支球队球员总身价更高似乎更现实可行。但踢球不是打牌搓麻,手里的牌不管有多大,还是要靠场上90分钟的表现和运气来说话。

  无论涉及金额的规模,还是社会影响力的强弱,足球都是一场大生意。这场生意中最光鲜的就是绿茵场上的球员,而球员背后的经纪人、俱乐部则用资本维系足球转动。无论出名与否,所有职业球员身上都有一个无形的价签。

  从1999年开始,欧洲逐步步入欧元时代,这也让欧洲五大联赛顶级球员的转会费更加一目了然地呈现在球迷眼前。

  1999年,最著名的转会是意大利“900亿里拉”先生维埃里转会国际米兰。900亿里拉当时约合5000万美元,换算成当年刚刚开始挂牌的欧元大约2800万欧元(1欧元约合8.35元人民币)。第二年,在“世纪转会”中大噪一时的葡萄牙中场球星菲戈的转会费就一举达到了接近6000万欧元。引进菲戈的西班牙皇家马德里随后在2001年引进了法国传奇球星齐达内,转会费达到7500万欧元。此后数年,齐达内的转会费一直是世界足坛转会市场上的“标王”。这一纪录在2009年被打破。那一年,C罗从曼联转会皇马,花费后者9600万欧元,创造纪录。2013年又是欧洲足球转会市场的“大年”,贝尔、卡瓦尼、内马尔再度推高了市场行情。其中,贝尔的行市一度被传达到1.8亿欧元,最终公布的9100万欧元转会费也属天价。

  如果说这些转会是职业队向业余球会购入球员时产生的。那么2006年罗马尼亚球员齐奥拉的遭遇简直就是“悲剧”。这名球员当时从乙级联赛的阿拉德转会到丁级联赛的霍里亚,标价是15公斤香肠。经济学评估:

  转会制度是随着职业联赛的逐步成熟产生的,其基本的初衷与当时形成的市场经济逻辑基本相似。人才的自由流动可以推动整个产业的发展壮大,也给予市场化的俱乐部和球员有更多选择,使足球从自娱自乐的游戏,逐步演变成影响世界的一桩生意。

  既然是市场定价,那么俱乐部付出这么多钱值吗?球员巨额身价又是怎么算出来的?这些价格是否像房地产市场一样越炒作,“泡沫”越多呢?

  一般来说,作为转会市场上的参与者,俱乐部相当于一个“投资银行”,它们看中的是“资产优劣”,也就是球员在球场上的表现。另外,尽管没有任何一个俱乐部愿意多花钱,但整个市场所有参与者的卖出买进行为模式还是对俱乐部的商业行为提供了背景参考。

  从经济学角度看,一方面,球员转会和其他体育经济行为没有本质的区别。理想的市场经济发展将导致资产的平均分配,也就是说,作为绿茵场上重要资产的球员在自由市场中相互流动最终有可能推动俱乐部形成相对平衡的实力对比。俱乐部是以利益最大化作为最根本的行为动机参与市场的。

  另一方面,体育经济有其特殊性。不少经济学家认定,足球俱乐部老板在不少时候,行为动机中包含了竞技体育中的冲动和自大,他们往往不是为了利益最大化,而是为了尽可能多地取胜对手进行市场操作,也因此债台高筑。经济学评估:

  俱乐部想要买入一个球员,就要评估他的表现,即作为商品的“实际价值”,以便确定价格。不过,价格与价值是无法完全契合的,买卖双方的讨价还价是决定性因素。另外,俱乐部还要考虑涉及交易的球员天赋、潜力以及工资要价对球队薪资结构的影响等因素。在这些因素中,如果出资购买球员的俱乐部是一家知名的大球会,可能会把整个市场形势“搅乱”。对于大俱乐部而言,为了在更高级别的赛事中取得表现,不仅要提升自己,更要削弱对手。因此,它们可能会额外出资购买并非急需的球员,以避免这些球员加盟自己的直接竞争对手。这也是为什么世界足坛上每个时期总有那么几家大俱乐部成为“冤大头”。

  随着职业联赛的发展和转会制度的积累,四年一度的世界杯也不仅仅是竞技体育的盛事,商业的盛宴,更是每个俱乐部重要“资产”的展示。有的俱乐部希望球员良好表现推动他们在转会市场上为俱乐部换回更多的资本,有的俱乐部则希望球星的发挥能抬升俱乐部的整体形象。

  对于球员来说,他们入选国家队,获得在世界杯表现的机会,本身就是一个转会前往更好的俱乐部、获得更多薪水的机会。尽管世界杯曝光度高、对球员价值的推涨有重要作用,但不少足球专业人士却对此存疑。作为赛会制的比赛,世界杯更多考察教练捏合球队、运筹帷幄的能力,对球员个人真正实力的检验效果其实有限。因为影响一个球员在特定时间比赛表现的因素太多了,例如是否在职业联赛中过度疲劳、身体状态是否调整到最佳、是否获得合适的场上位置和出场时间等。

  2002年韩日世界杯,塞内加尔前锋艾尔·哈吉·迪乌夫表现出色,在世界杯后身价大涨。而作为转会市场上最“前沿”的球员,C罗、梅西连续两届世界杯表现都不尽如人意。当人们认为拥有这样的大牌球员是世界杯取得好名次的最佳保障,他们无论是个人进球还是策动威胁进攻的次数都没有满足人们的希望。不过,这些大球星似乎不怎么需要为世界杯上的糟糕表现担心,市场也没有因此停止炒作他们的身价。经济学评估:

  世界杯开球,无数的俱乐部在联赛暂停的日子里并不会关门放假,经理们手中握着大把的钞票,盯着各支国家队中年轻俊杰们在世界杯比赛上的表现,希望从中发现“真金白银”。当然,他们也会默默地祈祷不要买到昙花一现的“水货”。华西都市报记者李昊皎综合报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