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转会费便 从5万元发展到现在的千万级别

2018-10-20 作者:admin   |   浏览(200)

  2004年,有一家名为“wNv”的电竞俱乐部,以不低于5万元的价格从另外一家俱乐部挖来心仪的选手。这次转会被认为是中国电竞历史上的首次转会。

  2018年,原QGhappy俱乐部的选手Cat(猫神)以1500万的天价转会至eStarPro,创下移动电竞历史转会费新高。

  作为一项新兴体育运动,电竞产业的发展速度是前所未有的。单从电竞转会费来看,短短14年间,电竞转会费便从5万元发展到现在的千万级别,翻了300倍。然而,在管理制度上,电竞却始终难以比肩传统体育,每年的转会市场闹剧始终如一。

  2011年,电竞俱乐部Ehome的两位明星选手Burning和KingJ被另外一个电竞战队DK以高额签字费挖走。随后,又有一家CCM战队以5万元挖走另外一位明星选手zhou,一时间引起电竞圈行业“地震”。而同样遭遇资本突然高薪挖角选手的LGD电竞俱乐部,差一点“被解散”。

  资本介入高薪挖角俱乐部核心选手,这样“釜底抽薪”的行为,不管是在电竞圈还是传统体育圈都是让人难以接受的。但是当时由于没有行业监管协会,人们除了通过网络吐槽别无他法。

  到2018年,电竞的职业体系开始逐渐向传统体育靠拢,英雄联盟、王者荣耀职业赛事运营者先后建立起和NBA类似的联盟制、主客场制。然而,由于项目的不同,电竞职业体系的规范化发展也不尽相同。

  以刚刚兴起的《绝地求生》项目为例,在今年六月份就发生了一起转会丑闻。尽管《绝地求生》国服还未开启,但是相关的电竞赛事却在中国蓬勃的发展起来。在首届PCPI(绝地求生中国职业联赛)落下帷幕后,不少电竞队伍或是解散、或是重组,大量的选手进入了所谓的“转会市场”。由于没有一个统一的官方组织和行业规则,《绝地求生》的选手转会市场鱼龙混杂,甚至还滋生了“人贩子”。

  据与鹿晗一起创建了Lstars电竞俱乐部的Armanini爆料,在转会市场有人妄图趁着转会期间低价买入高价卖出,通过买卖选手发一笔横财;有领队和战队经理哄抬选手价格,狮子大开口;还有些人想买别家队伍的明星选手,报价却让人啼笑皆非。

  而一向以高额赛事奖金闻名的老牌电竞项目《DOTA2》,也始终难以避免电竞转会闹剧。今年TI8赛事期间,主办方宣布明年的TI9决赛将会落户中国上海,这一消息让包括RNG、苏宁电竞俱乐部在内的很多观望者心动。新资本的加入进一步让原本就竞争激烈的电竞选手市场更加胶着。据了解,在TI8时中国有300支电竞战队报名参加了海选。

  在这样的背景下,选手转会闹剧更甚以往。原本担任LFY战队的Monet(中文名:杜鹏)选手在TI7上赢得了季军的头衔,并一举夺得了259万美元的奖金,这对于一支首次参加TI的队伍来说,无疑是一个很不错的成绩。然而在今年的秋季转会期间,Monet选择了RNG电竞俱乐部,同时还放了此前已经谈拢的EHOME俱乐部“鸽子”。Monet转会时,他和LGD俱乐部签约的合同还未到期,LGD俱乐部表示他们对Monet转会RNG一事毫不知情。一时间,Monet无视契约精神和职业精神的行为引发了一轮电竞行业的舆论风潮。

  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一线选手的转会行为正确与否居然不是由协会来定夺,而是靠微博网友。这一场闹剧以微博互撕开始,最终不了了之,无论是选手还是俱乐部,并未受到任何实质性惩罚。

  据了解,DOTA2电竞圈默认的转会规则与足篮球无二。如果B俱乐部(以下简称B)想买A俱乐部(以下简称A)的C队员(以下简称C),那么B要先确认A有没有将转会C的意向。得到A的同意后,B才能接触C,C愿意考虑的话,B开出转会条件。换言之,不管是买家还是卖家,亦或是当事选手,都有权知道转会安排。

  但是若有人直接绕过俱乐部私下接触选手,虽然不被行业人认可,却也拿这些人无可奈何。一旦遇到纠纷,不管是选手还是俱乐部,都选择在社交平台上公开互撕。

  事实上,由于电子竞技的特殊性,职业选手年龄普遍偏低,受教育程度低。在面对繁琐的合同条文时,选手并不会去寻求专业的律师进行询问,产生纠纷之后也没有通过正规途径来解决问题的想法,更没有选手想过要雇佣“经纪人”。

  而早已实行联盟化管理的英雄联盟、王者荣耀在这方面便可圈可点,据了解,这两个联盟推行统一的选手合同模板,合同到期后选手可以自由转会,自联盟建立以来尚未发生过选手公开毁约的情况。

  协会的缺乏,导致转会乱象屡禁不止,这对电竞行业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不仅是对竞技精神的亵渎,更是阻碍行业发展的毒瘤。电竞作为一项新兴体育运动,当前最需要的不是引入更多社会资本,而是借鉴传统体育实现规范化发展,早日建立起一个拥有话语权、能够监管整个行业的电竞协会。